养老自嗨disco
不混圈
找我玩看置顶

[APH/法英]情理之中 意料之外(上)

*全文太傻逼了 没脸见人不打tag

*大学生AU

*A:英
B:法

Side A

老子觉得自己逊透了。
对面是穿着制服的警察,他面无表情地记着笔录。
他怀疑我们两个企图对夜间独自一人行走的女大学生图谋不轨。并且,他的目光总时不时地飘向我。
我觉得他对我就是有偏见,不过是因为我这一身带着亮闪闪铆钉的黑色夹克和左耳上的十字架耳钉,哦还有我手指甲上的黑色指甲油。我并不觉得我的打扮会有人直接把我定义成混混。我如何打扮穿衣是我的自由。
“所以说,长官,恕我直言这可真是误会了什么。您瞧,这是我的学生证,这位同学是我朋友。他叫亚瑟。那个女生我真的不认识,我们只不过是去看了场电影错过了末班公交车,所以才晚归的......我想...

+

置顶1.0

嗨仔细想还是弄个置顶!

  • APH心头好  我永远爱APH.jpg

  • 其他坑可能是路人粉 最近在看啥可能就会推荐些啥

  • 最近只求千铳士能开放国服让我肝到秃头  挂VPN玩游戏真难受


凭心情写文 低产低质   


  • 主法英 也许大概只会产这对 

  • 恶友组相关吃得太固定:法英+普洪+亲子分

  • 一个独伊养老人士单纯拒绝独普独 

  • 也吃米英米 但似乎更喜欢英米 真香

  • 不逆!法英独伊死也不逆!


lof一般发文 ...

+

memory那个写完后想出个小薄本自己满足一下......😢
如果要印的话大概不会超过10本?
应该是作为无料到时候想要的话私戳给你们一个个寄过去?不过应该是邮费自理……🙇‍♂️

-

容我自己捣鼓琢磨一下这个内部行情再提上议程吧emmm最主要还是要等我写完(哭

+

[APH/法英]Memory of July(6)

*我终于更了......(跪


*OOC 原创人物有


*前文戳这儿:

1     2     3     4     5


-

6


“滚吧。”我站在公寓外的马路朝在家门口给我挥手道别的弗朗西斯做着嘴型。


现在才早上7点10分。我感觉我的眼皮仍然在打架。很困,我压抑住自己嘴里的哈欠。一般不是工作时间我绝对不会7点之前醒来,一觉睡到中午是习以为常的事,如果那个混蛋在的...

+

hhh记入aph圈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apo

看到柳亦老师的王先生了maye太好看了吧简直帅爆😭五千年间老师的真面目也看到了hhh风格完全反差hhh
现场好多亚瑟和王老板🌝
好多米英 好多露中hhh然鹅我都是这两对cp的路人粉😢
我看到九筒老师了呜呜呜太激动了人怂不敢表白……😥她真好看呜呜呜……励志要做和她一样收集满男友吧唧的女友粉
悄咪咪的在她那买了个男友吧唧
顺便帮一个高中玩的好的米英girl带了一对吧唧hhh
我也不知道我一个法英girl高中是如何在大波米英girl中生存下来的hhh

-
我也想励志好好学专业知识在自己城市开个apo啥的hhh老番girl的学习动力

+

[APH/英米]17

*十岁年龄差

*CP向不是很明显

*已经只会流水账了我

*OOC

输入密码锁后锁芯弹开的声音清脆。
亚瑟松了松脖子上勒得紧绷的领带,推开了房门,迎接他的是沉默的黑。
轻悄悄地换上拖鞋后打开客厅的灯,早晨的一片狼藉早就荡然无存,或许是弗朗西斯来给阿尔弗雷德做饭时顺带打扫了一下。
将身体陷进柔软的布艺沙发后吐出一口气,好像要把吸入肺里裹着香水味和雪茄的浑浊气体吐出。昏黄的灯光有些刺眼。太安静了,以往都是阿尔弗雷德守在门口等着他回来,经常看见阿尔弗雷德倒在沙发上迷蒙的睡眼。似乎现在阿尔弗雷德也和他渐渐疏远一样,青春期的叛逆?代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和阿尔弗雷德开口见面就是因为观点不合的吵架,然后离家出走留下亚瑟...

+

[APH/法英]Memory of July(5)

*亚瑟一人称

*重度ooc

521快落~

难得的四个人的晚餐。
弗朗西斯只是加入了居民区附近的杂货铺买到的新鲜罗勒叶和西红柿,配上冰箱里剩余的冷冻食材,做出了一桌口味相当让人满意的家庭菜肴。搭配着色调明快的红白格子餐布和精致的银质刀叉,让人口味大开。

中途我偷偷溜进厨房,直接用手捏起蔬菜沙拉里的一颗圣女果。饱满多汁的果肉咬破的瞬间,沙拉酱混着酸甜的果汁在我舌尖炸开。
斜倚在流理台上盯着他将鲜红的牛排放进平底锅,也许是他过于专注并没有注意到我。
他倒入色拉油,说了句:“有汁水溅到了衣领上哦。”
“嗯?”我停下再次窃取食物的手,直接坐在流理台上望着他,那头金色的长发垂在额头前,挡住了他的侧脸。
他突然抬头,关掉电磁...

+

昨日最佳ww

把高中时做的纸模找出来了然后把几个大老爷们少女一波www
猫咖吸猫hin开心惹hhh

+

终于可以回家了所以来试试?

蜜蜂_Herr Biene:

星星眼(冷坑写手真的有人记得我吗)

∝∝∝∝:

(搓搓手

紫杀:

请来。

Rusty:

呃......好久不写东西了,都不好意思问。

孤光残影:

这个不错哦,有没人陪我玩?

榔头:

emmm……好的坏的我都能接受。(严肃脸)

李但愿:

我也要玩!!!

+

APH的话快三年了吧hhh中间大概是没爬过其他坑的......磕过一暑假的盾冬又爬回来了。
初心不是dover哟www初心是独伊,爬cp爬得很突然就是了🌝

+

[法英]APPLE

*全文语言粗俗...没文笔

0408贺文终于补上来了...

亚瑟最近很苦恼。
当你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起接热水一起上厕所甚至从小玩到大还一直同校同专业的朋友抛弃你去和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女生卿卿我我时,这种孤单的落差感还是让人心头里涩涩的。

阳光很好,亚瑟在抬头时看见窗外的树影似乎闪着柔软的金光。窗外种着苹果树,仔细看可以看见挂着满树的青苹果。

亚瑟突然感受到手臂被戳了戳。
弗朗西斯递过来一个草稿本,上面潦草地写着:
亚瑟,等会我要先走了。我要和海瑟琳一起去图书馆,她说她有几道高数题没弄懂。:-)

补习是幌子,约会才是真目的吧。亚瑟心里愤愤地想。

离下课还有几分钟,弗朗西斯嘴角的笑意早就压抑不住,顾不了站在讲台上的教...

+

[APH/法英]Memory of July(4)

*亚瑟一人称

*OOC

-

我擦了擦嘴角,看了眼已经专注于驾驶的弗朗西斯。
“你应该常备一支唇膏。”他对我说。他开车驰骋在机场高速上,声音在风中有些模糊。
“闭嘴!”我大声说,最开始流行男士化妆护肤品时他就给我送来一套,至今还没用完。会议前被他悄悄带到厕所里强迫抹上遮瑕霜掩盖熬夜的黑眼圈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了。幸亏他在这方面的博闻强识,在他那学到的一些皮毛也能让我在办公室的女士们聊起化妆品时插上一两句话,不至于像阿尔弗雷德那个钢铁极客直男一样只能眨巴着眼睛看着,最后只能冒出一句“这不都是一些主要成分为多元醇的化学物质么。”

他牵着我的手,殷勤地接过我和他的共同行李箱。“弗朗西斯你就像条狗,吐着舌头谄媚的金...

+

[APH/法英]Memory of July (3)

*亚瑟一人称

*OOC OOC OOC

前文戳这儿




黑夜怎样漫长,白昼总会来临。

-
当我醒来时发现疼痛已经消失,伸出手臂虚握着手指可以感觉关节的灵活。隐约听见客厅里忙碌的脚步声,悄悄飘散到房间里的麦香,他应该烤了吐司。我想我要和他说一声橱柜里的树莓果酱已经见底了。
看着镜子里那张缺少血色的脸,我将水扑到自己脸上后用力拍了拍,好让脸颊红润一些。

-
“你太瘦了。感觉再瘦一点你就只有骨头了宝贝。并且肉多一些抱起来手感好一些。”每次和他做完爱后他总会这么念叨抱怨着,然后被我踹下床。老实说我也觉得自己有些营养不良,不如说我对压力的耐受力不如弗朗西斯,突发事情的来临经常使得我心情焦虑无法进食。
偶尔

+

[APH/法英]Memory of July (2)

*全文亚瑟一人称

OOC我的锅

前文戳这儿


我再次将头捂在被子里。浑浊的空气充斥着我的鼻腔。
痛苦时我尝试过自杀,可身体的特殊状况使得我无法干脆利落地死去。就比如说哪怕从高楼上坠落也只是摔了个骨折外加轻微脑震荡。然后引得众多政府工作人员层层围观,险些让电视台都来报道。简单处理之后捆着石膏夹着绷带被上司拖进办公室教训了半个小时。
如果真的死了多好,至少不会这么痛苦。
奋力折磨着自己仍然无法死亡的痛苦。

被子扯开,突然暴露在清爽空气里让我猛地睁开眼,“你要闷死在里面吗?”弗朗西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将干净的换洗衣物放在我枕边。
“我自己来。”我快速将衣服抓住,抬眼瞪视着他:“你快出去。”
“我巴不得赶紧...

+

[APH/法英]Memory of July(1)

*不那么国设的国设(。)

*亚瑟一人称

*私设有点多

我蜷缩在床的一角,感受着另一侧轻微的移动。腰上紧箍着的温暖手臂松开后是从被子外钻入的清凉空气。
正值夏日,窗外明丽。
每年这个特殊日子的到来也如同和平年代无聊的度过每日般逐渐变得麻木,习以为常。我和上司协商过后多了两个星期额外的假期,驾车来到郊外的住所,除了每天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刷着手机,时不时在书房里阅读。顺带享受纯正的法国食物——口味勉强还行。
申请期限为两个星期也有我的私心,那段日子持续一周左右,之后我会选择去各地旅游,然后回国恢复每天在唐宁街或者各地奔波的日子。这种事情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有些知晓的人早已进入坟墓,有人选择缄口不语,有人选择在我虚...

+

[仏英/R18]SWEET

戳这儿👉🏿难吃的肉


年都快过完了赌债还没还完…


+

打字!手写时真的特羞耻💦
并且一般使用手机打字...感觉我开电脑写文完全写不出来💦

+

[APH/仏英]车车车

弄到崩溃……希望能点开💦

如果还点不开的话只能发图了💦
戳评论...💦

+

[APH/仏英]我的真·小男友(2)

虽然说弗朗西斯一贯对亚瑟柯克兰摆出瞧不起他的模样,但是心底里还是挺佩服他的。比如说强大的忍受能力,还有胆量。弗朗西斯不会承认自己晚上走夜路时心率都要加快。更何况现在,自己这巴掌大的身躯在这荒郊野岭行走,如果没有亚瑟柯克兰,自己估计会吓得双腿打颤。
“弗朗西斯小宝贝,”亚瑟柯克兰感受到弗朗西斯的微微颤抖后,用讥诮的语气说道:“你可别吓到尿裤子了。”
“千万不要恨你的敌人,这会影响你的判断力。嗯……这句话谁说的来着?”
“《教父》里的,唐·柯里昂。”
“我原以为你的书柜里除了狄更斯雪莱和华兹华斯外就没有其他了。”弗朗西斯扶着亚瑟的脖颈,对着他的耳朵大声说。
“我原以为你除了对酒和时尚头头是道外...

+

表白阿怡小天使!!(●'◡'●)ノ❤回答的有点晚抱歉qnq @阿怡

-
国设的话...emmm历史停留在高中教科书水平的我真的不太好回答......
自我觉得结婚的话英法协定算是官方结婚的标志吗hhh联合压制大土豆,彼此进行关于殖民地的协调 共同维持殖民地大国地位,这算是关系的缓和吧hhh
ww1,2史里dover也是JQ满满呀~平时互掐不爽关键时候还是一致对外,并且动画里法国被路德维希占领后法法不一直待在亚瑟家吗www虽然同人里法法被监禁然后诺曼底登陆后亚瑟来救男友这种也很棒!੧ᐛ੭

谁先表白的话我其实更偏向亚瑟先啦(๑˘ ڡ ˘ )亚瑟关键时刻男友力max啦啦啦并且想想亚瑟一本正经说着情话...

+

给小天使比颗大心心(●'◡'●)ノ❤

-
如果要说我心中的仏英理想相处模式,大概还是要看他们俩在同人里的角色设定和所处在的环境吧ww.如果在不同的环境下他们能展现出独特又吸引人的一面,这种相处模式就是我比较喜欢的。其实个人很喜欢两人在表面上针锋相对实际上则是互相宠着对方的情侣+搭档的设定!!还有相爱相杀的设定也很好ww

其实喜欢仏英的原因很简单:他们俩在彼此相处时都保持着自由的人格。
两个心高气傲的人相处在一起时避免不了互怼啦...如果只有单方面怼或单方面甜蜜的话自我认为不像是仏or英这两个情场老手(划去)会做出来的事(os:其实自我觉得在某些时候法法比英要天真一些...)

互怼和甜蜜完全可...

+

🐸养呱的摸鱼...

一只名叫弗朗西斯的法国呱在旅行途中误入柯克兰氏英式餐厅并强迫点下该店招牌特色死扛🌝

+

喜欢上画小人🌛

一起戴围巾很暖和哦。

+

[APH/仏英]我的真·小男友⑴

圣诞节决定把这个脑洞填坑🎄
平安夜快乐记得吃苹果呀🍎~

-
Chapter 1.

“臭青蛙...”亚瑟不情愿地在床上翻了个身,懒洋洋地伸出手臂打算触摸那柔软的长发,意外地摸了空。这老家伙意外地早起了?亚瑟猛的睁开眼,床铺确实空荡荡的,不过定睛仔细一看,旁边印着法国国旗的枕头上,坐着那个熟悉的人,只不过他的体型已经缩小不知道多少倍。
小弗朗西斯盘着腿抱着胸观察着自己,身上干干净净的。
亚瑟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我操好痛,亚瑟捂着自己红了半边的脸。
那个小,哦不,老家伙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一脸悠闲惬意。
“亚瑟,帮我做套衣服吧。”这家伙倒是像大爷一样翘着腿仰躺着,丝毫不在意自己现在的模样。
原谅事情的打...

+

[APH/仏英]当我做秘书的那些日子Ⅰ

-
之前的脑洞扩展改了改发上来ww

他深谙那个混蛋的一切,无论是美好皮囊下的恶劣品行还是故作姿态的花言巧语。
“他的话语就是毒药,满嘴谎言与欺骗。不过对于我来说下一秒,就能猜到他那所谓的小心思小浪漫。恶心而腻人。他就是个撒谎家。我希望他永远堕入地狱。”亚瑟柯克兰咬牙切齿道,“成为污泥被人践踏。”当我上班第一周后的pub time ,英国先生第一次扯开自己的领带,丢弃以往的沉稳形象对我抱怨着。我曾经试过阻止,但是没有见效,似乎特效药只有我上文提到的那只恶魔——法国先生。看着他们推推嚷嚷,艰难地钻进车厢,我有些无奈。

第二周,我陪着英国先生来到法国办事,在这儿,我接受了法国先生的个人邀请。
“他是个...

+

[APH/新大陆家族]离家出走(结局)

真相大白,这个老混蛋还想和他玩躲猫猫的游戏?也不看看对手是谁。亚瑟看着手机想。
厨房里一片忙碌而和谐的景象。亚瑟忍不住跨进了厨房一步,立马被身材健壮并且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阿尔拦在门外:“老爸,那个圣诞树需要你来装饰。”
“我早就弄完了,不就几根线缠在一起了么。”亚瑟打算进去一探究竟,“还有,我把你和马修房间打扫了一下,薯片渣到处都是。”
阿尔弗雷德慌张的推开他:“感谢您的参与,亚瑟你就坐在书房里看会儿书给弗朗西斯聊聊天吧,马上就好了。”
亚瑟仍然不甘心:“你们会用烤箱吗?会用锅煎牛排吗?”
“总不会把厨房炸掉。”阿尔弗雷德脱口而出,就收到亚瑟愤愤的一个白眼,然后摔门离开。

“马蒂!烤箱里的火鸡烤好了,...

+

[APH/新大陆家族]离家出走⑼

亚瑟是被厨房里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吵醒的。
他隐约听见阿尔的大叫,还有水声。
磨蹭着从暖和的被窝里出来,他不禁打了个哆嗦,麻利地套件毛衣披了件外套赶往厨房。
他眯着眼睛看着阿尔在灶台前小心地翻动着平底锅里的煎蛋,滋滋的油爆声让他手臂不由得缩回。察觉到注视他的目光,他有些意外:“嗨老爸早上好,早餐马上就好了。马修!把那盒黄油拿过来!”
“阿尔!你注意了生产日期吗?你买的全都过期了。”马修走近厨房,手里端着黄油指责道。
“what?!”阿尔弗雷德抬头,一脸讶异。
“你总是这样......我去楼下便利店看看,希望他还在营业。”
厨房里的热闹让亚瑟突然觉得弗朗西斯还没离开。他叼着牙刷想,弗朗西斯撒谎的原因他捉摸不透,如...

+

[APH/新大陆家族]离家出走⑻

稍稍爆了字数

然而不会写BG...

有米露娘出没🍃
---

阿尔看着教室玻璃窗上贴着的窗花出神。他每天回家都要找弗朗西斯聊天,但是也许是工作的原因,他没有热情的回自己消息,有时甚至忽略。视频聊天更是不可能。
[圣诞节你回来吗?]他低头偷偷在桌底下发送消息。讲台上的老师正对着黑板板书。
[不知道:-)好好听课。]弗朗西斯迅速回复。
接下来又是一条消息:
[我要开会了。]
[这不是你说话的风格...]阿尔弗雷德想了想,还是逐字删除,将锁屏的手机放进抽屉。
十二月的天总是灰蒙蒙的。草地蜡黄,树枝干枯。南方的冬天总是湿冷的。他心不在焉地撑着头看着景色。
“一个特殊的圣诞节。没有烤鸡和礼物的圣诞节。”他对站在一...

+

[APH/新大陆家族]离家出走⑺

弗朗西斯的缺席让家庭的气氛直转而下。在吃下第十桶方便面时亚瑟跑去厕所将令人反胃的泡面呕了出来。喝着儿子们递给他的温盐水,他才觉得好受一些。
妈的,那个傻逼什么时候回来?他也没有主动给自己发消息,甚至作为一个业余摄影爱好者,他都没给自己发他随手拍的照片。估计是太忙了。亚瑟闷闷不乐地躺在床上看着小说想。

“晚上好,耀。”
“喂,亚瑟。干嘛?我在改试卷。”听筒另一边传来键盘敲击的声音,王耀此时被电脑阅卷弄得心烦意乱。上课反反复复讲的方法总是会有人掌握不了,这让当老师这么多年的他很沮丧。
“教我做菜......”
“没时间,学校里尽是事。别告诉我你家大厨又罢工了。”王耀拒绝得干脆。
“没,他要去趟法国,起码半...

+

© 露珠__ | Powered by LOFTER